东京前线

安倍经济学=央行印钞为政府还债?走红的MMT引发热议

当政府债台高筑的时候,有什么神奇的方法去化解吗?最近几年,一种被称之为MMT的理论(Modern Monetery Theory,现代货币理论)正在一些经济学家和投资大亨那里流行。在他们看来,只要政府可以印钱就不用担心还债。具体方法是,央行直接印钞,购买政府发行的债券,甚至可以用"五十年大赦"(jubilee)的方式一笔勾销悬在经济上面的债务之剑,在经济低迷时期,央行应该直接向公众提供现金,也就是"直升机撒钱"。

而日本被视为MMT的一个样板。日本政府有20年的巨额债务,但仍然可以用接近为零的价格从央行那里借到钱,几乎等于免费。日本国债与GDP的比重已经接近240%,赤字不断攀高而通胀依然很低,看起来真是神奇!

MMT是美国学者的创造。在进入这个"高深"理论前,先转述一个日本小学一年级课本中的童话故事。

很多读者知道日本著名童话《一寸法师》,一寸法师在和妖精斗争时,从小妖精那里得到了一把万宝槌(打ち出の小鎚),让公主摇了摇之后,只有蚕豆大小的一寸法师就变成了正常人的个头,最后还娶了公主,回到生父生母家。

日本小学课本中讲的故事,就是从万宝槌开始的。说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去参拜财神,向财神要到了一寸法师从妖怪那里得到的万宝槌,在回家路上,自己的草鞋坏了,便摇了摇槌子,果真有个卖草鞋的人走过来,送给他一双新草鞋。懒人回到家,向老婆炫耀槌子,老婆向来讨厌老公好吃懒做,根本不信,把他臭骂了一顿。他不示弱,摇着槌子回了一句:"你就是堆臭狗屎(はなくそ=鼻屎)!"结果老婆真的变成了一堆狗屎。

故事告诫小学生,好吃懒做的人是很让人看不起的,同时做人说话要谨慎,不能随意骂人。越是好吃懒做的人越想发财,发财不成最后还会害人害己。

在现代社会,没有人会同意,一个国家的金融政策让一部分人合理合法地不劳而获,给未来几代人撂下还不起的财政赤字。但如果能拿到一把一寸法师用过的万宝槌,情况似乎就大不一样了。

日媒热炒"现代金融理论"

日本经济发达,但经济理论几乎是空白的,对自己经济的解释力很不足。2019年,日本终于发现,美国有一套理论,其构筑基础来自日本,名为MMT,不仅很好地分析了日本财政的做法,而且有可能推广到美国等国。整个舆论沸腾了。

MMT是"后凯恩斯主义"的一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斯蒂芬妮·凯尔顿(Stephanie Kelton)是一个积极鼓吹者。

从相关网页介绍看,凯尔顿生于1969年,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专攻经济学,后在扶轮社财团资助下,赴剑桥大学学习经济,于1997年获得第二个硕士学位,2001年从纽约州立大学The New School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凯尔顿坚定地站在希拉里的对立面、上院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边,出任了桑德斯研究所顾问。

凯尔顿在研究政府预算与财政赤字的关系时认为,要实现人人有工作及良性通货膨胀,可以超发货币,因此构筑了MMT。凯尔顿认为,日本陷入失落的20年不能自拔,一个很大原因就在于太过害怕通货膨胀,其实,这个国家最需要的是通过扩大财政支出,走出通货紧缩。

日本舆论注意到了凯尔顿的理论。进入2019年,《日本经济新闻》、东洋经济在线等财经媒体做了大量报道,接着大众媒体如《朝日新闻》也开始跟进,凯尔顿及其理论一时成为媒体热点。

反传统的MMT

凯尔顿反复强调,一个有发币权的政府,不论如何增发纸币(或者电子货币),最终是能够回收发出的货币的,只要不发生恶性通货膨胀,就可以一直超发货币、发行国债。由此产生的资本就可以不断投入到社会福利等方面,不断扩大财政支出。如果出现了恶性通膨的苗头,停发货币就可以了,问题解决起来并不困难。

日本就是众所周知的例子。日本一直超发货币,但并未有通货膨胀的迹象,这个国家现在还在和通货紧缩做斗争。在凯尔顿的眼里,纽约的公路坑坑洼洼,而日本的公路平坦舒适,日本保有让整个世界羡慕的养老制度,人人有医疗及养老保险,这保障了日本社会的稳定,而且日本的物价只跌不涨,银行利率几乎为零,这实际上就是美国民主党左派议员们追求的目标(尽管在2016年的选举中,凯尔顿支持的桑德斯并未打败希拉里)。

一般认为,毫无限制地扩大财政支出,最后的结果就是银行利率及通货膨胀率的急速上升。但凯尔顿发现,如果中央银行不断购买国债,控制长期利率,在发生恶性通货膨胀之前,减少财政支出的话,问题就能够得以控制。日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确实,用传统经济理论不能解释日本这些年的异常现象。传统理论预测,日本经济行将出现高通胀、银行利率提升,但即使在安倍入主内阁后的6年多时间里,一点这方面的影子也找不到。传统经济理论至少在日本忽然失灵了,它预见的"大祸"在过去6年没有发生,凯尔顿甚至认为,就算是有可能发生,但处理起来易如反掌,问题微不足道。

说句实话,笔者到目前还没有阅读凯尔顿的原著,在日本书店里寻找其著作的译本,也还没有找到,如果上述综述没有太大错误的话,笔者能够说的是,一个国家一旦走上了不断扩大财政支出的道路后,是很难通过行政命令来减少支出,转换财政政策的,不论是在日本、美国这种采用了选举制度的国家里,还是在政党政治非常稳定,行政效率绝对能够保障的国家中,都相当艰难。

选举制国家中,就算内阁政权更替,转向另一种财政政策并非易事。日本财政支出上不断扩大,并非起源于安倍内阁,之前的民主党内阁在支出上一点不少。

笔者算是对日本经济有些了解的人,读一读历史,很快就发现今天的日本财政与二战前的财政状况几乎一模一样,那时日本财政支出的大头是扩军备战,今天除了扩大福利方面的支出外,最有可能扩大的也依旧是军费支出。安倍内阁已经做到了这点。

笔者知道,真正的经济学家是十分警惕军费支出的急速扩大的,二战前的日本已经提供了具体的实例,好像凯尔顿教授没有对这个现象作出分析。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股神巴菲特都表示不喜欢MMT。鲍威尔在2月份的国会听证会上说,一个国家因为可以通过自己的货币对外借款、赤字就无关紧要的想法是错误的。

凯尔顿.jpg

"成功"的安倍经济学

安倍晋三从2012年12月入主内阁,已经过去6年半时间,虽然选举时,安倍打出了让人震耳欲馈的"安倍经济学",但实际上在搞了三年多以后不见效果,在今天的日本,如果当面问安倍首相安倍经济学的成果,那绝对是对首相的讽刺,会"博得"会场上一片嗤笑。

安倍经济学的成效在哪里?

在过去的6年多时间,日元汇率从1美元兑换80日元,已经下降到了110日元左右,跌了将近四成。股价则从8000点上升到了2万点以上。

看日本的劳动市场,2019年的大学毕业生,差不多实现了无人无工作的"饱和雇佣"状态。过去很难看到大学毕业生如此抢手。

另一方面,笔者看到,在过去6年,日本增发的国债为350万亿日元,一年平均为58万亿日元,而日本一年的税收大致在60万亿日元上下。换句话说,日本一年税收为60万亿日元,发债58万亿日元,国家一年的财政预算超过100万亿日元,维持财政的钱来自发债。

日本确实像凯尔顿说的,没有通胀迹象。但有一点,日本通过超发货币,让日元汇率降了下来,使得企业在外的美元收入在换算成日元后,突然获得了两位数以上的增幅。日本超发的货币,没有成为设备投资的源泉,而大多进入到了股市,维持了股价的提升,让经济进一步泡沫化了。

日本的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从1995年开始减少,在2010年尚有8103万人,但到了2017年变为7596万人,7年时间减少了507万人。人口的减少自然让就业率得到了提升,但这和安倍经济学几乎没有关系。

今天一些日本的政治家和学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希望能够拿到一寸法师用过的"万宝槌",而凯尔顿教授提供的MMT,让其如获至宝。

2019年4月22日下午,在东京的众议院议员会馆的会议室里,十多位议员开了一个小会,大家谈的正是MMT。经济评论家中野刚志做了演讲。日本国家现在借债总额已经接近1100万亿日元,对这个问题,中野认为:"从MMT理论及日本经济状况看,政府借债5000万亿日元也不会有问题。"

一年的税收60万亿,发国债58万亿,肩上虽然已经压着1100万亿日元以上的债务,但今后还可以再借债4000万亿日元,看来安倍经济学今后能进一步发扬光大。

不过,当日本记者直接问询安倍首相对MMT的看法时,安倍只是腼腆地一笑,说日本的经济政策并不是像凯尔顿教授说的那样,他自己不想太多地对经济理论作出评判。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最近表示,不会让日本成为MMT的试验田,日本仍然在加强财政纪律,不会让财政赤字和GDP的比率越来越高。

从美国到日本,MMT虽然被很多人诟病,但不少人似乎也开始受到其影响,认为赤字不代表过度支出,通胀率高才是过度支出的标志。通胀率不高升,赤字就不是问题。也有学者开始研究,央行购买国债事实上只是一种记账方式,它让政府得以维持不断扩大的支出,但并没有增加流通中的现金数量,因此不会造成通胀。

无论支持还是反对MMT,英国《卫报》说,争论是有益的。因为,世界经济再次滑入衰退的可能性、传统货币政策的约束性、通缩的威胁以及向低碳经济转型提供资金的必要性,这些讨论最终都指向一个方向:无论资金来源如何,财政政策的作用是越来越大了。

秦朔朋友圈 2019年5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