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前线

"世界上看过最多肠官内部的医生" 工藤进英

日本人的死亡原因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癌症,而癌症中大肠癌病例的增加尤其突出。另一方面,如果能早期发现,大肠癌在相当程度上是可以治愈的。日本的大肠癌早期发现治疗技术处于全球最高水平。为此做出巨大贡献的是内窥镜医生工藤进英。迄今为止,工藤医生在日本国内外共实施过35万例内窥镜检查,可谓是"世界上观察过人类大肠内部情况数量最多的医生"。工藤医生曾前往中国约50次进行技术指导,有着众多中国的同行朋友。本文就向大家介绍工藤医生的医疗哲学。

工藤画像①.jpg

大肠内窥镜检查就是将顶端带有CCD镜头的细管插入患者的肛门,观察大肠的内壁,通过镜头拍摄到的图像发现息肉、癌变、出血等病变。在检查过程中,医生要通过操纵细管上的控制装置从大肠内抽取空气或向大肠内注入空气。工藤医生的抽注气技巧是他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人类大肠的长度约2米,具有伸展性,收缩后长度约70厘米,乙型结肠和横结肠等能自如伸缩。把这些部位的肠内空气抽出后,大肠收缩,检查管就能于短时间内在肠内通过。如果是技术不熟练的医生,检查管从插入肛门到被送至大小肠结合部即盲肠的时间有时需要将近两小时。在工藤医生的手中,这一过程的平均时间仅为3分钟。如此短暂的检查,对患者而言不会造成身体上的负担,也不会产生腹痛。

这一名为"轴保持短缩法"的检查方法,是上世纪80年代工藤医生在故乡、日本海沿岸秋田市的医院工作时独自开发的。当时大肠内窥镜检查问世不久,"把大肠拉伸后进行检查"的方法占据主流。由于拉伸会造成疼痛,当时有一种说法是"大肠内窥镜检查比分娩还痛苦"。工藤医生致力于向全世界的同行传授"短缩法",极大地改变了大肠内窥镜检查令人苦不堪言的状态。从开发出新方法起,工藤医生先后在60个国家示范过370例检查,有关"短缩法"的专著在中国也得到翻译出版。

ポリープ画像 (002).jpg

日本的大肠癌、胃癌等消化器官癌的早期发现和治疗水平被认为是全球最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日本企业在世界上率先开发了胃和大肠的内窥镜。目前在全球消化器官内窥镜市场上,日本的奥林巴斯公司占据约70%份额;加上PENTAX和富士胶片,三家日本企业几乎垄断了这一市场。工藤医生作为内窥镜检查的专家第一人,参与了这些企业的新技术研发。上世纪90年代初,奥林巴斯开发了可把图像放大100倍观察病变的放大内窥镜,飞跃性地提高了检查的精确度。2018年,放大倍数达到520倍、能够观察到细胞核的超放大内窥镜问世。新技术使医生在实施内窥镜检查的同时就能诊断是否存在癌细胞,无需再采集细胞用显微镜进行病理检查。

人工智能(AI)图像辅助诊断软件最近也开始得到应用。学习了6万幅大肠癌图像的AI只用0.4秒就能判断是否存在病变,做出"患大肠癌的可能性为80%"等数值化诊断,其准确度不亚于熟练医生。在奥林巴斯等企业与日本各地知名医院合作进行的软件开发中,同样能看到工藤医生的身影。推进AI诊断的原因在于接受内窥镜检查的人数增加,而日本的医疗机构数量却在减少,加大了医生的负担。工藤医生在软件发布记者会上说:"大肠癌如果能早期发现的话,肯定可以治愈。希望AI成为医生诊断的助力,使更多原本可以被拯救的生命得到拯救。"

本着"拯救可以拯救的生命"的初衷,每当治愈了癌症患者后,工藤医生胸中总会充溢着"救人一命"的满足感。他把初衷和满足感作为原动力嵌入到医疗实践之中。大肠癌中有良性息肉恶变成癌的类型,工藤医生在此之外发现了直接发生于正常粘膜上的"凹陷型"癌。凹陷型癌短时间内在大肠壁扩散,恶性度高。

工藤画像②.jpg

在工藤医生"拯救生命"的执着的更深处,似乎有着他对肠器官的无尽兴趣和彻底探究生命机理之神秘的好奇心。

"肠内细菌的数量据说有100万亿个,比组成人体的细胞数量(约60万亿个)还多,但目前了解其作用的大约只占3%。肠是尚有众多未知之处的器官。我是世界上看过最多肠官内部的人。我发现了许许多多别人都不曾知晓的情况,作为内窥镜医生,再把自己的发现和惊奇带入到下一次检查和治疗。这样的过程每天都在重复,现在也是如此。"

工藤画像③.jpg

工藤进英医生1947年出生于日本秋田县,毕业于国立新潟大学医学部,目前担任昭和大学横滨市北部医院消化器官中心主任。他还是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终身名誉教授,南京医科大学客座教授。

在工藤进英医生担任特别顾问的东京内窥镜诊所(院长工藤孝毅),患者可接受无痛、准确的"工藤流"内窥镜检查。工藤进英医生本人也可为患者检查。这家诊所位于JR新宿站附近,借赴日旅游之机来此接受检查的中国人最近也多了起来。

https://www.tokyo-endoscopic.com/

https://www.stluciabj.cn/

https://j-medical-healthcare.com/zh_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