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前线

日本对韩国实施两轮经济打击后,日韩关系进入到了死胡同

日韩在1965年两国建立外交关系后,基本上走了一条向上发展的道路,但这种向上型的发展,在201974日日本实施第一轮打击韩国经济的行动,限制(实际为禁止)向韩国半导体产业出口三种重要基础材料后,又于87日公布政令,从828日开始,取消韩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将其从贸易"白名单"国家中剔除出去,实施第二轮对韩国经济更为严厉的打击。

第一轮打击已经撼动了韩国经济,紧随其后的第二轮打击将更大面积、更强悍地动摇韩国整个国家。日本一些舆论在呼吁,如果韩国不在慰安妇问题、征用工问题上出现改观,韩国在日韩军事情报协定上悍然作出修改的话,应该对韩国经济进行第三轮更为彻底的打击。

日本对韩国经济的制裁越彻底,日韩关系也将更深地进入到死胡同中。这不仅影响日韩两国经济发展,对周边国家,对世界经济也绝无益处。

日韩.JPG

电视镜头上显示出的日韩关系

以笔者在日本留学,与日本同学、韩国同学的知悉程度,对日韩国家的观察,日本与韩国在民主主义、市场经济、法律制度、对人权的尊重等各个方面价值观等同,虽然在历史问题上,1910年到1945年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给半岛历史上留下了抹不去的沉痛记忆,但之前及之后的日韩关系总体良好。日韩社会政治制度等的高度一致,让两国在很多时候看上去宛如一对双胞胎。

只是到了2019年以后,日韩关系发生突变,这种感觉从电视上可以看到。

比如,在日本实施了第一轮的对韩经济打击后,712日,应韩方的要求,日韩两国经济官员在日本经济产业省有一个沟通的机会。会谈开始前的两分钟,电视台进行了采访。人们看到,日本官员只穿一件白色短袖衬衫,韩国官员则是穿白衬衫,外套深色西服。非常简易的办公桌上,日方未准备茶水。日本民众看到官员这样的穿衣及待人,知道这是从服装、茶水的有无上表现对韩国的冷淡。

紧接着719日,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在外务省与韩国驻日大使南官杓会面。面谈的头三分钟,通常是让电视台录像的。这个时候,即便向对方抗议,但不太会直接用语言强烈冲击对方国家。但这天人们在电视上看到,河野大臣一脸怒气,南官杓大使说话还没说完,河野大臣早已经怒发冲冠:"你停下!韩方的提案完全不能接受,极为无礼。"

外交场合,特别是在有电视台摄影,肯定在新闻中能够进行报道的时候,对对方使用"极为无礼"一词,有让对方立即滚出去的意思。在参议院选举前,而且在需要显示安倍内阁外交非常强悍的时候,用一些过激的词汇是可以想象的,但懂日语的人,如果听到对方谈自己"极为无礼"的话,应该知道这和立即断绝关系没有什么区别。

从电视上看,韩国媒体喜欢播放韩国市民大喊大叫、砸日本品牌的商品,来表现对日本的愤怒;日本媒体用官员的服装来显示对韩国的冷淡,如果韩国方面未作出改变的话,"极为无礼"的语言会从日本政治家口中脱口而出。在行动上,日本也将会更加严厉。

半导体是韩国经济的命脉

通过在半导体方面对韩国进行制裁,彻底打击韩国经济,让韩国知道日本四两拨千斤,动一个小拇指,足以让韩国遭遇灭顶之灾。

比如日本72日宣布三种半导体方面的原材料的对韩出口将进行严格审理(没说不得出口,但实际上审理时间并无最后截止日期,等于在实施禁运),两天后的74日便开始执行。三种原材料是韩国最重要的产业----半导体及有机EL显示屏生产中不可或缺的,而日本在世界市场占有的比率极高。半导体在韩国的出口中占了大约20%,不仅如此,韩国的设备投资又以半导体为最大,出口多,对国内经济影响大,这是韩国的特点。半导体的出口减少了,设备投资变弱了,韩国经济就会立即进入衰退。

在国际分工中,韩国的强项在于半导体产品的产量大,让价的空间多,挤压其他国家相关产品的能力强。至于关键原材料及重要零部件,韩国的研发尚不到位。借用日本等国家的研发优势,稳定地采购来自日本等国的一些原材料、零部件,通过不断追加设备投资,保有最新最快的组装能力,韩国在过去二十多年中,在半导体产业抢占了一席地位: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厂家及排在第三名的厂家,都是韩国企业。

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三种普通人从未听说的原材料(氟化氢、氟聚酰亚胺、光刻胶)一旦停止向韩国出口,韩国半导体企业也许就会出现停产,整个产业走向停滞。而日本对韩国的第二轮打击重点在机器人、机床及碳纤维上,其影响更是超过了半导体,将波及整个韩国经济。

日本对韩国的第二轮打击,具有非常强的"不确定性"。不知道哪些产品不得向韩国出口,出口审查时间会是多少。日本并没有向韩国经济宣战,但比宣战还让人难受。没有开始,谈何结束。一场旷日持久的经济战,从半导体开始不断扩展到各个领域。韩国政治家、媒体提慰安妇问题、征用工问题,日本过去还虚与委蛇,现在置之不理,同时在原材料、零部件、车床等方面收紧对韩出口,便让韩国好像是被唐僧念了紧箍咒的孙悟空一样,只能抱着脑袋满地打滚。

进入死胡同的日韩关系,无益于世界经济发展

作为有着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经验,在工业发展上早韩国几十年的国家,如果日本是大学毕业生的话,韩国也就是个刚刚上中学的学生:个子确实长高了,力气也有了一点,但学力、智慧还差不少。日本拿捏韩国,只是动了几种原材料,声明以后收紧审查手续,就让韩国感到一条无形的绳索紧紧地绕在自己脖子上,越是挣扎,绳索也让自己感觉更紧。

但是,世界如果想美国总统特朗普理解的那样,都是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之家的关系,不存在多边体制的话,日本打压韩国,其他国家看热闹就可以了。实际上,韩国的重要生产设备主要来自日本,液晶面板等生产出来后,一部分提供给了索尼、夏普等日本企业,也提供给了中国等国家的厂商,没了韩国来的供货,没了韩国的设备投资,日本企业跟着倒霉,其他国家则是(日韩)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但只看三种半导体用的原材料的话,以韩国的研发及制造能力,一、两年时间是能够生产出来的,一旦韩国有了相关的原材料,日本企业再也别想向韩国出口。当然更多的关键原材料、零部件,日本手里掌握的还很多,韩国也绝对不能在几年时间内实现全产业链的国产化,在某些领域依附其他国家企业,这是国际产业分工的一个结果,想完全改变这个体制,困难重重。

有一点可以说的是,从此以后韩国的"去日本化"趋势将会愈演愈烈。过去日韩有过相当尖锐对立的时候,但社会政治体制的相似,让这种对峙没有伤筋动骨。可惜这次的日本对韩打击,动摇了韩国对日信任,大大伤害了韩国的自尊心。

在日本看电视新闻,看到韩国人在大声疾呼,在猛烈地砸日本商品,所有政治家都在抗议日本的经济打击,日本电视观众觉得韩国过激,极为无礼。另一方面,日本对韩国的两轮定点攻击,让韩国觉得日本在发动对韩的经济侵略,让他们想到了1910年日本吞并韩国的往事。日韩在文化体育方面的交流也开始出现停滞。

其实,日韩社会政治制度高度一致,在经济上共同面对老龄化问题,两国技术革新速度都在下滑,日韩保有良好的关系,比两国死掐要有益的多。重新和好该是必由之路,现在是两国政治家做出明智判断的时候了。

人民中国微信号 20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