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前线

日本企业中的绝缘层

DSCF5943①.JPG

9月,上海的气温依旧在30度以上,炎热中又去上海数日,见了数家日本企业的高层。

中美"毛衣"战自然是讨论的主要内容;香港动乱也实在让人揪心。日本长期政权的种种弊端,其他的不说,在对韩政策上的严重失误,给日本经济、国际名誉带来的严重毁损,这些有目共睹。日本媒体大量报道韩国中止日韩军事情报互换协议,日本毫发无损,韩国则让自己坐在了火山口上。这样的报道当然能获得安倍首相的欢心,但情况绝对不这么简单,否则日本军方和官方为何连连表示"遗憾"呢?

有些所谈玄远了,话题回到日本企业对中国现实情况理解上的偏离上。

从宏观看,按2019年4月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s发布的数字,2018年各国的发展速度如下:中国6.56%,美国2.85%,日本0.81%。进入2019年后,各国情况有些不同,中国下调到了6.3%,美国媒体报道说该国的增速大概在2.0%以下,日本到2019年年底会下调增长预期。

但日本非常担心中国的经济增速问题,感觉中国经济的下滑可能会超出想象。看数字是美国、日本问题更大,但怎么变成中国更让日本企业家担心了呢?

论经济对策,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个搅局者,日本首相安倍总算要在经济上作出一点成绩了,但日本媒体安倍没有持太高的期待。

感觉和日本在华高企谈论对中国的认识时,在他们与日本总公司之间有一道很厚的绝缘层。很多关于中国现实情况的汇报,他们很难听进去,时间似乎停在了2005年到2012年的阶段上。

在2012年之前的几年,反日大游行,中国媒体对日本问题的报道等等,确实有过一段疾风暴雨的时期。那个时期在日本本部做部长、本部长的人们,如今已经进入到了企业常务董事、专务董事阶层,是企业最有实权的人物。他们在50岁上下的时候,感受到的强烈的中日对日情绪,经过日本媒体的放大,再经过学者反复对相关过程的集中研究,不间断地言及,与自己当时每日接触的报道重合后,记忆在不时更新,那段时期的中日关系,成为一种极为强烈的印象挥之不去。

之后关于中国的报告,如果和中日关系恶化、中国厌日、对中国的不信任相关话,更容易和自己印象中的对华感觉重叠,产生出某种共鸣。相反,如果谈对香港问题的冷静对待,谈中美"毛衣"战中国的真实做法,反而不能留下清晰的印象。

日本企业高层中出现的这种绝缘,或者单方向的信息吸取方式,让日企在华的高层常常十分无奈。从下面冲破这道绝缘层,在企业中是相当困难的。日本企业中的最高层,比如董事长、总经理级别的人,毕竟还有一些和中国接触的机会,在2005年前后,他们已经是企业的高层了,知道那时的中日关系并未给企业带来实际的损害,能对中国做出冷静的判断。但这个阶层的人已经不直接对应具体问题,开董事会的时候,总不能直接反驳、批评普通董事的某个意见。自上而下地冲破绝缘层,也有很多困难。

今天日企高层中的这种绝缘现象,估计要用10年左右的时间才能逐步消失。换句话说,大约要到2030年前后,这种对华感觉才能在企业气氛中渐渐消失。想想这是多么漫长的一段时间?那个时候的中日经济规模,中国市场变化等等,又该与今天出现多么大的不同?

一个现象的出现大致会用10年左右的时间,这个现象的影响大致也会维持10年,最后淡出大约是20年以后的事了。

走出上海的那些高楼大厦,在地面温度高达40度以上的道路上行走时,身上的衬衫很快就被汗水打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双肩背此时更让人感觉沉重,催人出汗。等裤子开始被汗水打湿后,已经不愿再在路上行走。上海的出租数量非常的少,用软件打车通常也需要等二十分钟以上。燥热让人更是让人汗水泉涌。我只想尽快离开这个环境,但真正离开,却只能用时间来完成。

知日大咖 2019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