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前线

山形县鹤岗市的庆应大学先端生命科学研究所

2019年10月27日、28日两天,去山形县鹤岗市,采访了庆应大学先端生命科学研究所,新材料企业Spiber。

这里主要从事生物技术方面的研究,特别重视数据的采集,通过海量采集相关数据来发现新现象,作出相关的研究。

采访了富田胜所长。

富田所长是位具有医学博士、工学博士学位的人。几十年的研究,让这位教授2003年获得了日本工业新闻社颁发的先端技术大奖,2004年获得产学官连携推进会议颁发的科学技术政策担当大臣奖,2005年生物工程商务协作最优秀奖,2007年文部科学大臣奖,2009年全国发明协会会长奖等等。

比如从唾液中发现癌症线索。通过对唾液的分析,就能发现癌症。费用为2万到4万日元(1200元-2400元,医院不同,收费不一样)。在花上万元做精密检查之前,不妨先通过这种方式,对癌症做筛查。费用较低,检查也方便。

鹤岗是个人口只有12.3万人的小城,日本东北地区也发生了人口减少的情况。庆应大学来这里设立先端研究所后,情况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研究成果的迅速产业化,富田教授在这里积极扶植创新企业,让这里有了数家在日本名声大振的公司。其中一家是人工合成蜘蛛丝的企业Spiber。此外还有通过分析代谢,诊断是否患有抑郁症的企业(2003年已经上市,鹤岗第一家上市企业),分析肠内细菌的遗传信息的企业,通过AI(人工智能)来研发抗体医药的企业等等。这些企业的不断创立,让鹤岗地方经济开始有了活力。

28日,去采访了富田教授反复提到的Spiber公司。

Spiber公司是富田教授的学生创立的。

人们知道,蜘蛛丝的张力、粘性,比同等粗细的钢丝要高数十倍到上百倍。蜘蛛丝是通过蛋白来合成的。蛋白普遍存在于自然社会,从材料看比铁矿石有更广泛的来源。

通过人工合成的方式来制造出蛛丝来,这样的新材料会更加廉价,用过之后,会自然分解,不会给环境造成任何负担。

Spiber的人员对笔者说,他们在2007年成功合成出了人造蛛丝,现在已经进入量产阶段。公司在泰国成立了新企业,今后能大量合成人工蛛丝。

笔者问,为何去泰国。公司方面说,主要是泰国有大量的甘蔗。人工合成蛛丝前,主要通过发酵的方式,让能够成为蛛丝的原料不断复制,不断增加。这需要较多的糖分。发酵方式和啤酒工厂差不多。发酵桶也需要做得很大。

现在人工蛛丝已经用在了服装、汽车零部件等方面。加入了人工蛛丝的轿车门。这样的门具有铁门的韧性,同时材料和塑料差不多,很轻。通过针头一样的挤出孔,可以将发酵后的原料加工成纤维。也可加工成这样的像是塑料一样的产品。还可以加工成软塑料一样的产品,加工成薄膜,做成假发。此外也可以加工成海绵一样的产品,成为汽车座椅内使用的海绵材料。

DSCF8841.JPG

所感

一家先端研究所的设立能够带来如此广泛的社会效果,让人们对鹤岗市政府刮目相看。

当然,花相当多的经费用于支持一所并不在鹤岗的大学来这里建研究所,市议会的压力非常的大,反对之声不绝于耳。如果不能迅速实现雇佣人口的增加、企业上市、研发能力的大步提升,估计现在研究所早已经关闭,更谈不上新企业的设立了。能坚持下来,鹤岗市政府难能可贵。

和笔者看过的中国的研究所,中国地方政府在产业振兴方面所下的力气,和中国的大学教授动不动就要以宇宙级规模来设想未来不同,鹤岗政府、富田教授、Spiber年轻的经营者,非常的脚踏实地,甚至感觉不出他们有多大的抱负,和外部的联系也好像不多,至少当地的山形大学、东北大学未参与其中。

从东京到鹤岗非常的遥远。先是坐高铁到新泻市用了两个小时,接着从这里换快车去鹤岗,又用了两个多小时。鹤岗的物价相当的高,买盒饭充饥,盒饭价格大致是东京的两倍。来这里就需要住一夜,饭店价格也和东京差不多。

不过值得来这里看研究所,看企业。

知日大咖 2019年1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