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前线

中日韩最先进入"后疫情时代",急需构筑新的国际关系

524日下午,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就"中国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相关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提问。在谈到中日韩"后疫情时代"时,王毅对此有着非常详尽的描述。

微信图片_20200620065649①.jpg

疫三国守望相助,

"后疫情时代"将加强合作

2020年年初发生新冠疫情后,先是日本、韩国紧急援助中国口罩等物资,之后是中国向韩国、日本提供了医疗设备等支援。中国韩国最先控制了疫情的传播,日本尽最大力量让患者人数、死亡人数做到了最少。525日,日本解除了紧急事态宣言,恢复了正常。

1月中旬到5月下旬的整整四个月,在王毅看来,"中日韩三国团结协作,先后举行了特别外长会和卫生部长会,我们就疫情信息、防控措施、出入境人员管理等保持密切协同,形成防控合力,从而有效遏制了病毒在这个地区的扩散。"中日韩三国民众守望相助,谱写了"山川异域、风月同天""道不远人、人无异国"的时代新篇。中日韩三国联合抗疫,为全球抗疫树立了样板,也为国际社会增添了信心。

进入"后疫情时代",尽快恢复经济成为中日韩面临的共同课题。王毅说,"作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日韩三国GDP占全球总量五分之一以上。三国率先控制住疫情,率先复工复产,将为促进地区经济复苏提供重要动力,也将为维护全球经济稳定发挥积极作用。"

具体说,面对疫情常态化,中日韩三国将继续分享抗疫的信息和经验,完善联防联控安排,将加强药物和疫苗研发合作,建立地区应急联络机制和医疗物资储备中心,充分发挥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作用,不断提高公共卫生治理水平和应急响应能力。

在推动复工复产中,中国愿与韩国以及更多国家开设便利人员往来的"快捷通道"和促进货物流通的"绿色通道",525日,日本解除紧急事态后,日本也将成为开设"绿色通道"的国家。中日韩在做好防控前提下,在可能的条件下加快恢复务实合作,畅通各自和地区的经济循环。

王毅展望了"后疫情时代"的中日韩区域经济合作前景,他说:中日韩"要坚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减免关税、取消壁垒、相互开放市场。在健康医疗、智能制造、5G等领域加强合作,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可以预想,中日韩自贸谈判将提速,三国共同力争年内能够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深化经济融合。这样中日韩才能发挥地区多边机制的作用,防范金融风险,增强经济韧性。

疫情带来经济下滑

中日韩最保有韧性

2020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发展情况看,中国下降了6.8%,日本下降2.0%,韩国保持了1.3%的增速。但4月以后,最先从疫情的打击中走出来的中国,经济进入恢复状态,反而是韩国、日本变得严峻起来。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15日的预测,2020年世界GDP将减少6.3%,其中美国减少7.9%,日本减5.9%。由于日本比中国、韩国进入疫情的时间晚,受到的影响相对更长,用好中韩及东亚地区逐渐向好的环境,利于日本尽快走出新冠冲击;疏远与中韩的经济往来,对日本来说不是件好事。

521日,日本财务省发表了这样一组数字:4月日本出口与去年同期比减少了21.9%,为52023亿日元,进口减少了7.2%,为61327亿日元。但对美出口减少了37.8%,对欧盟减少了28.0%。相比之下对中国的出口减少仅为4.1%。是欧美进入疫情后,不再能从日本进口,反而是中国最先走出新冠冲击,基本维持了与日本的贸易关系。尤其中国是日本的最大贸易伙伴之一,中日贸易不出现太大的变动,对于稳定日本经济具有重大的作用。当然日本也是中国的几个重要贸易伙伴中的一个,中日贸易对中国来说也同样重要。从日本方面发表的这些数字看,尽管世界同时受到了新冠冲击的严重影响,但中日之间的贸易(经济关系)保持了强劲的稳定性。这是欧洲、美国所不具备的。

如果中日韩三国保有民间的相互理解和信任,中日韩完全可以在以往的经济互补互惠的基础上,通过应对新冠病毒等共同的疾病,像王毅说的那样,在药物和疫苗研发上合作,建立起地区应急联络机制和医疗物资储备中心,让三国的战"疫"效果更好。尤其是中日韩三国均有比较发达的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如果能建立起共同抗击疫情的医疗平台,让这个平台成为理解和信任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增加更多的医疗、养老内容,未来将防治与环境相关的疾病等加入进去,能成为地区合作的典范。

只可惜中日韩三国中不免有一些杂音。比如日本的政治家在525日公开说:"新冠病毒从中国向全世界扩散是事实。日本作为美国的同盟国,和美国一样尊重自由、基本人权和法制,并视之为需要不断解决的国际性课题。"在病毒来源问题上走政治化、污名化的道路。读遍日本媒体的报道,至今谈中日守望相助、共建抗疫平台的文章少之又少。

如何解决中日韩现实面对的"后新冠时代"问题,构筑出新的中日韩之间的东亚地区新关系,需要三国民间、媒体、政治家共同作出巨大努力。

202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