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前线

安倍晋三辞去日本首相职务,"安倍经济学"黯然退场

在2020年8月28日下午5时(北京时间4时),安倍晋三宣布辞去日本内阁首相一职之前,2012年12月至2018年10月的日本经济增长期就已经结束。

2012年12月安倍晋三率领在野的自民党从民主党手中夺回政权,自民党重新成为执政党,安倍也坐在了内阁首相的席位上。从那个时候起,安倍执行了"缓和金融限制""使用国家财政支出振兴经济"及"追求经济增长"的经济政策(三支箭政策)。有些日本媒嘲讽地称之为"安倍经济学"。

说嘲讽是因为安倍作为政治家,从来没有正面谈过经济问题。2006年至2007年当政的时候,他推出的政策是"摆脱战后政治束缚",主要想修改和平宪法,让日本成为能够对外宣战、士兵能够出国作战的国家,和日本老百姓的生活没有直接的关系。2012年重回政治中心后,忽然提出了经济振兴计划,让媒体感到十分意外,也就不怀好意地把安倍的经济政策戏称为"安倍经济学"。

政治舞台上的大戏,有时是假戏真做,更多的时候要真戏假做,真真假假要看时机。2012年开始的日本经济复苏,和三支箭政策没有太大关系,也难说是执行了安倍经济学政策的结果,但经济从这个时候开始上扬,媒体的嘲讽变成了假戏真做,"安倍经济学"这个词也有了很正面的形象,到了2013年下半年以后,安倍自己也开始称其经济政策为"安倍经济学",选举时使用的"三支箭政策"反而疏远不用了。

日本经济的复苏是一个无感过程。先不说2018年10月以后经济下滑,其实一开始就只是比过去稍有好转。到了这几年,如果在安倍面前提"安倍经济学"的作用与意义,估计安倍自己第一个会站起来离开会场。这个词重新具有了嘲讽安倍经济政策上无能的含义了。

随着安倍在8月28日辞职,"安倍经济学"也走向了终焉。

安倍经济学 (002)①.JPG

"安倍经济"无人

13年前的2007年9月12日,一向"健康""充满活力"的安倍,突然说自己患有溃疡性结肠炎,决定辞去首相职位。13年后的2020年8月28日,一直在讴歌安倍首相连续工作147天的日本媒体,跟着日本媒体大唱安倍赞歌的中国自媒体,才知道安倍再次因为溃疡性结肠炎,又要辞去首相工作了。

安倍第一次辞职,11天后自民党选出了新总裁,13天后召开国会,在会上选举出新首相。那次在党内因为"具有紧急性",由394名两院议员加47个都道府县的地方票(每个地方3张,共141张),选举出了新总裁。

2020年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相当严峻,也属于"具有紧迫性",估计不会动员自民党全党进行选举,依旧使用两院议员加47都道府县票的方式,选举新的自民党总裁。9月中旬国会首相的人选也能搞定。

鉴于"安倍经济学"现状,不论是自民党,还是一直支持安倍的政治家个人,已经不会再把老首相废弃的政策拿来使用。"安倍经济学"本身也不值得继承。

新总裁、首相自然会拿出一套自己的经济政策来,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对应上,日本急需一套新方法。这个国家已经不能眼看着每天近千人确诊,不能让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日本经济继续下滑。

"安倍经济学"走到了还回头验证的阶段。

"安倍经济"是非

回首2012年,那时是1993年以后日本进入失落后的第二十个年头,日本媒体称那段时间为"失落的20年"。

经济学史研究中,有个特殊的词汇是"失落的10年"。在经济上确实有连续失落10年的记录,但世界上除了日本之外,使用"失落的20年"这样的经济学词汇的国家并不多。通常在失落10年后,经济会有一个反弹,部分复苏,然后再进入到繁荣及萧条(失落)的阶段。

日本的复苏是从2012年开始的,是在失落了20年以后,有了一个战后经济史上罕见的漫长恢复期。日本希望走过恢复期后进入繁荣,但在安倍晋三主导日本政治的7年零8个月里,通过"安倍经济学"拉长了复苏时间,又因为在政治、外交上长期对周边国家抱有不信任态度,不承认周边国家的经济增长具有确实的可利用性,从政治角度拉开与周边国家的距离,让复苏最终未能进入繁荣阶段。2020年新冠病毒到来后,将日本经济的繁荣预期彻底被打烂,最终人们看到的也许就是日本媒体说的"失落的30年"。

我们来比较一下"安倍经济学"的经济效果。

安倍上台前,日经平均指数为9000点上下,到2015年4月,爬升到了15年前的水平,达到2万点。8月28日安倍辞职时,指数定格在22882点上。从股市反应的情况看,虽然没有到达1989年12月的接近4万点,但股价翻番,企业有了相当的信心。

日元汇率一直是造成日本经济问题的主要动因之一。安倍上台前,1美元兑换80日元,2014年7月,回落到了120日元,2020年8月29日也在105日元上。日元汇率过高问题,在安倍执政时期得以解决。

"创造出超过400万人的雇佣,实施工作方式的改革,建设1亿(日本)人人尽其力的社会,为此我们将迈出巨大的一步。"安倍在2012年就任的时候发出了豪言壮语。那时日本的失业率为4.3%,到了2019年底已经只有2%(2020年8月因为疫情等原因,再度回升到2.8%),大量的工作岗位是安倍时代创造出来的。新岗位大部分是临时工作,但临时工作也是可以获得报酬的工作,日本社会相当的稳定。

如此好的宏观经济,本该让日本走向繁荣,但情况并非如此。

股市的繁荣让日本投资家愈发富有,而绝大多数市民并无参与股市的知识,更无相关资本。安倍时代的贫富悬殊进一步拉开,让日本经济变得十分脆弱。有钱的人消费规模有限,想消费的人手里没钱,消费一直上不去。

日本需要开拓国际市场,或者开放国内市场、国境,让外部资本、旅游者进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日本对最有消费能力的中国游客持有限开放态度,生怕中国游客涌入日本,签证制度极为严厉。等准备稍稍放开国门的时候,又遇上了新冠病毒,只好再度将国门关死。

"让幼儿能够入托。"

"不再发生因为照顾家里老人而不得不放弃工作的现象。"

"提升日本的生育比率。"

"实现通胀率2%的目标。"

"安倍经济学"有着非常具体的政策目标,但到安倍辞职前,这些没有一个得以实现。而为了实现相关目标,国家财政支出赤字累累,赤字则留了下来。国家及地方的基础财政收支与国民总产值(GDP)的比率,在2019年为2.6%,经济学界认为超过3%就相当危险了,但2020年日本已经高达12.8%,赤字问题已经完全没有了解决的可能性。

日本GDP在2012年为494万亿日元,高的时候达545万亿日元(2017年)、557万亿日元(2019年),但《日本经济新闻》2020年8月29日预测2020年会跌回485万亿日元,比安倍上任前要低很多。

理不完的核症、技革新入停滞状

在举办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选址上,2013年安倍晋三首相代表日本国家信誓旦旦地说:"我们已经完全控制住了核污染水这个问题。"但实际上大量的污染水依旧存放在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附近,今后只能倒入太平洋中,别无处理方法。

日本为了能够保有制造核武器的技术,不肯放弃核电站,在经济规模不断缩小,人口持续减少,电力过剩的时候,国家依旧在发展核电。不仅福岛核电站的垃圾不能处理,其他核电站一旦进入到了废弃阶段,相关垃圾也不能处理。核电在成为日本经济上的巨大包袱。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本该是日本企业最有核酸检测的相关设备及检测方法的开发、制造能力,但日本国家拒绝为国民提供核酸检测,拒绝通过IT的手段追踪病源,不能杜绝病毒的传染,造成日本大面积感染,经济严重下滑。2020年4-6月的GDP与去年同期比相当于下滑了27.8%。安倍可以辞职一走了之,但病毒依旧留存在日本,2020年秋冬的大面积爆发已经不是小概率的事件。

这样的"安倍经济学"结果,不仅未给日本带来经济上的繁荣,反而是浪费了好不容易等到的复苏机会。如今安倍人去楼空,"安倍经济学"也行将黯然退场。

中国经济周刊 2020年8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