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前线

日本如何保护文化遗产

微信图片_20201125054912.png日本保护文化遗产的故事,想从一个"四线"小城市萩市说起。

在没有飞机的年代,从中国和朝鲜半岛去日本,需要横渡日本海。沿海岸一路向东,都几乎看不到陆地,等看到远处有山时,就快到日本了----古人于是将那个可以看见山的日本入口,称之为"山口",也称"长州"。

由于这个历史渊源,山口县是日本与中国和朝鲜半岛联系最为紧密的地区之一。萩市则位于山口县北部,面向日本海,在江户时代是长州藩的主要据点,从江户幕府末期到明治时期一直人才辈出。萩市因此也拥有丰富的有形和无形历史文化遗产。从小城萩市的文化遗产保护细节,可以对整个日本的遗产保护管窥一斑。

"萩烧"

萩市烧出的陶器,在日本称之为"萩烧"。日本茶人常说的"一乐二萩三唐津"中的"萩",就是"萩烧"。它被公认为日本茶道具中规格最高的三个窑口之一,以朴实深邃见长,被指定为日本的"传统工艺品"。

"萩烧"历史悠久,据传可以追溯到1597年。当时日本"战国三杰"之一的丰臣秀吉出兵攻打朝鲜半岛后,把从那里带回的陶工李勺光、李敬兄弟安置在萩市,教日本人做陶。

此后很长一段时期,"萩烧"都是藩主进贡给朝廷和将军的贡品。现在李氏家族已经改称日本姓氏,但一直传承着家族制陶工艺。400多年来凝聚在萩烧上的这些传统和文化,使它成为了萩市的"文化名片"

我有一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原因,告别东京,带着全家人来到了萩市居住。这才发现,这个人口只有4万多的小城,却有大量从事"萩烧"的艺人,在主要游客集散地一定有销售"萩烧"产品的店铺。

市内还有一家"萩烧博物馆",展示着数百年来的名品。来萩市,看"萩烧博物馆",参观"萩烧"制作过程,购买相关产品,是旅游必选项。如果不方便随身携带,还可以在网店上购买,邮寄到家。

可以说,"萩烧"是萩市的"流量担当"。从地方政府到民间,都在积极的一边保护一边弘扬。

当时孩子在上小学,放学回来常常给我上课,讲起学校里教的"萩烧"知识,比如制作特点和著名陶艺师。休息日全家出游,经过陶窑遗址或去博物馆看古陶展时,孩子甚至会老到地跟我聊起"萩烧"与朝鲜半岛和中国古代陶器的区别。

这样"从娃娃抓起"的文化遗产教育,让我肃然起敬。对孩子来说,无疑会让她在未来的人生中更加珍重文化遗产。

松下村塾

去过萩市的观光客都知道,这里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流涌向一栋孤零零的、只有8张榻榻米(16平方米)大的日式建筑----松下村塾。

松下村塾位于"日本国家指定史迹"松阴神社内。这个神社供奉的是松下村塾塾长、日本著名思想家和教育家吉田松阴。

吉田松阴少时就被公认为神童,11岁开始为藩主们授课。为出洋看世界,他未经允许试图登上美国军舰偷渡,失败后自首入狱。出狱后,按当时的惯例,犯了忌的武士押解回乡,幽闭家中。

吉田于是在家中开办私塾,传授兵法及中华经典《论语》《孟子》《史记》等,吸引很多少年慕名而来。这个后来被称为"松下村塾"的私塾,为后来的明治维新培养了大批骨干人物,比如"松下村塾四天王"----久坂玄瑞、高杉晋作、入江久一、吉田稔麿,以及出任首相的伊藤博文和山县有朋。

吉田在29岁被处死,但这家小小的私塾,却成为"明治维新的胎动之地"(山口县出身的首相佐藤荣作之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塑造了近代日本历史的走向。

2009年,松下村塾被指定列入"九州及山口地区近代化产业遗产群",并被登录到了世界遗产暂定名单之中。到了2015年,进一步成为"明治日本产业革命遗产"中的一部分。

有意思的是,如此重要的历史遗迹,看起来却是一副"未被保护"的样子。

松下村塾位于萩市东郊的松本村,至今周边也没有建设住房,边上的一大块空地就是观光巴士的停车场。到村塾来参观无须预定,更不用购买门票。

我在萩市工作的几年中,每年都会看到当地政府修缮松下村塾的新闻报道,但修归修,政府却并未在村塾附近加盖任何纪念馆。我每次去,看到它孤零零的样子,反而会更设身处地的想起吉田松阴在幕府时代的孤独与奋斗。我想,这可能正是政府并不大事新修的原因吧。

保护历史而不大事新修,也可算是文化遗产传承上的"日本特色"。萩市还有不少明治维新武士的故居,都是些旧旧的小房子,由市政府管理、修缮,可以免费参观。

猎鲸舞

还有些文化遗产,则是运用了大众娱乐的手段来纪念。

比如猎杀鲸鱼。

鲸鱼过去曾是"靠海吃海"的山口人的重要"口粮"。据县志记载,江户时期,往往会因为少打了一条鲸鱼,在冬天饿死人。猎鲸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勇敢的年轻人跳到鲸鱼背上,用刀砍,用绳捆,豁出性命几经搏斗才能拿下一条来。很多时候,精疲力竭的捕鱼人就随着鲸鱼一起沉到了海里。

到了现代,与鲸鱼搏杀已经毫无必要。于是猎杀鲸鱼这个"传统手艺",就被山口人改编成了现代舞蹈,成为了有趣的观光项目。

说到日本的文化遗产保护,人们较多地想到的是京都和奈良,但萩市的故事,更能代表在日本深入人心的对待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意识。

在萩市,能见到特别多热心保护文化遗产的普通人。市里定期会请中小学历史老师做公众讲座,内容会具体到某些年份的历史,以及在哪条街哪栋房子发生过的值得关注的故事,非常好听。

萩市的街道,至今还保持着数百年来的样子。虽然内里已经非常现代化,外表看却如同穿越回江户时代。那里的人们从不刻意去造一座新建筑,也绝不会轻易改变街道的样貌。数百年来能坚持这一点,与保护文化遗产持续坚定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