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前线

养老事业急缺一个通行全国的IT平台

捕获.PNG

家住北京中关村的潘先生夫妇,每到周日便一早就开车去郊外。潘先生年龄已经过了六十,岳父、岳母早都是将近九十的人了,住在郊外的养老院里。

新冠疫情一紧张,养老院就不让亲属进入院内看望。潘先生也只能将汽车停在养老院附近,在老人居住的楼房下,隔着几十米问候一下。平日贴着耳朵说话老人都不一定能听见,现在真的是"看望"了。想给老人喂口饭,擦擦身子,那已经成为了疫情到来前的美好回忆。

潘先生是从美国回来的,自己的老母亲依旧在美国。手机上会时不时地传来美国那里母亲参加某个活动的数据,如走了多少米,饮食情况等。"北京的养老院还没有太多的数字方面的服务,养老院和房地产结合得比较紧密。在与家人的沟通上,有微信老人也不太会用,我们也只能是开一个多小时的车来这里看看。"潘先生说得有些无奈。

"我自己再老下去,估计不会进养老院的,我选择在家养老。有个病什么的,孩子至少能来看看。"潘先生说。但是如何保证居家老人的生活安全,潘先生夫妇心里没有底,估计他们的孩子也一样。

眼下,在北京如果说吃饭的话,叫个外卖非常容易,潘先生自己可以叫,孩子们也能从北京其他地方为先生叫一份家人喜欢的外卖,甚至出国在外,同样能做到这点。潘先生现在开车,如果不想开车了,通过打车软件叫个车一样易如反掌。养老服务什么时候能像外卖、叫车一样普及呢?中国能出个养老平台解决一切和养老相关的事宜吗?

日立开发的智慧医养解决方案

其实和潘先生一样在养老照护问题上遭遇了种种困难的人并不少,比潘先生的家人要艰难的是那些失独及独居的老人,这样的老人在中国有7800万人。此外,中国失能失智的老人总量高达4000万人。哪个数字拿出来都相当于欧洲一些国家的总人口了。

中国这些年在加大对养老的投资。比如潘先生居住的北京市,现在规划建设养老服务驿站1000个以上,要为329万老人提供服务。在浙江省平湖市,已经建设的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有135个,服务老人12万人。全中国2860个县级行政区,今后都会加大对养老事业的投入。

巨大的潜在市场,催生了相关的技术开发、企业投资。在北京发展大厦,笔者采访了日立解决方案(中国)有限公司健康养老事业本部总经理林桤与技术服务部总经理王连成。日立是家具有强大的IT技术的企业,同时保有先进的制造能力。其在中国的主要业务中,这些年增加的智慧养老内容,在逐步成为今后重点发展的主要业务之一。

日立开发的智慧医养结合服务解决方案,将两大平台----智慧医养结合服务平台及互联网+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平台,与养老机构服务管理系统统一了起来,搭建了 "智慧医养结合服务云平台"。

比如在浙江平湖,那里的135个社区日间照料中心,需要向社区内12万居家老人提供服务。行政、养老机构、接受服务的老人,需要有一个综合的平台,这里行政补贴、机构服务及老人个人的需求等内容繁多,没有一个综合平台的话,行政方面的支援费用、医疗的提供与费用清算,机构各自的服务特色,老人的生活状况、家人的知晓需求等等各自独立,老人不一定能够获得完备而贴切的服务。有了一个统一的平台后,整个平湖的养老在平台上运营,技术上不断改进,较好地解决了这里的养老问题。

在硬件方面,根据老人的需求,可以选择相关的智能设备。移动定位、生命体征、煤气预警、健康365医生、一键呼叫、服务监管等,这些解决了居家老人在遇到情况时,或者已经遭遇了某种特殊情况后,能够通过这些智能设备解决相关问题。

在业务应用层面,比如社区管理、供应商管理、社区活动、收支管理及应急呼叫等等,日立的智慧平台囊括了这些内容。

日立是IT企业,有数据管理方面的几十年的技术积累,将健康数据、订单数据、服务数据、会员数据等统一放在平台上,实现了对大数据的管理。

林桤总经理介绍说,对待居家老人,平台根据个人的需求,提供一键呼叫、上门服务监督、服务预约、跌倒报警、活动轨迹、心电呼吸、体动睡眠、血氧血糖等多方面的服务。这样保障了居家老人的身体安全。

一旦出现问题,智慧医养结合平台能通知子女等亲属,同时将急救信息提供给社区服务中心,那里根据老人的情况介绍相关医院。

"我们的智慧养老平台除了浙江平湖外,在江苏省、山东省等五个城市已经导入运用,平台上的注册老人数量为20万人以上。到2020年12月底以前,共累计服务了110万人次。" 林桤总经理说。

医养平台的技术迭代及普及

日本的老龄化比其他国家来得早,也相对积累了应对老龄化问题的各种经验。

我们看到,日本在养老照护方面的硬件技术处于迭代状况之中,不断有众多的产品推送到市场。在出行方面,同样一把轮椅,日本企业生产的轮椅可能坐较长时间也不会有太多的不适感。是设计上的人性化,在材料方面的精选,让很多日企生产的轮椅能一直用到最后。老年人洗澡时使用的防滑到垫子,老年人使用的浴室用座椅等等,如果单纯评价其制作技术有多高超,这很难给出较高评级,但很多日企的产品是几十年不断改善的结晶,其产品特别具有人性关怀特点。至于各种传感器的使用,不论是用在床上还是可穿戴服装中,对隐私的保护,很多日本企业相当的重视。

近年,日本企业用了较多的精力研发养老照护机器人。日立也在和中国企业在照护机器人方面进行着合作,推出的机器人具有照料老人服药、通过语言和老人进行交流、精准人脸识别等特殊功能。照护用机器人的开发,今后将有很大的空间。

平台技术今后也会不断迭代。如何让日本的照护技术、IT功能与中国现状相融合,更深入地进入到中国养老事业中来,今后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尤其日本的照护收费主要来自全民的介护保险,中国可能更多地需要家庭来承担这个费用。中日在养老制度上存在巨大不同。照护与医疗的界限该如何区分?中日都面临着这个问题。中国行政服务多大程度进入到养老领域?随着法律规定的变化,智慧医养结合服务平台今后需要迭代的内容还很多。

现在,日立的互联网+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平台已经累计导入120个社区,养老机构服务管理系统也已经在五家设施获得应用,服务床位达400张以上,有活跃老人数6.1万人。今后能否像滴滴打车或者美团那样,在全中国各地提供平台上的各种服务,这需要日立去和地方政府、养老机构一个一个去谈,需要不断地去拓展老年用户。而随着日立的平台今后不断在技术上迭代发展,其与中国养老事业也将更为贴近。